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阅读:0
听报道

 

 

摘要:425日是世界企鹅日,他们却开心不起来。美国一项报告指出,自1970年来,南极的阿德利企鹅和帽带企鹅数量减少了50%。企鹅数量的下降和他们的主要食物来源-磷虾的减少密不可分, 而磷虾的变化正受到气候变暖和渔业扩张的显著影响。

 

各国渔业舰队与企鹅“争食”

 

磷虾是南极生物链的重要组成部分,是鲸鱼、企鹅、海豹的主要食物来源。近年来磷虾油作为富含Omega-3的营养物质成为保健品市场炙手可热的畅销品,也在水产养殖中广泛应用。在2009-2010年,捕捞磷虾数量达到了202000吨,而在2002-2003年间只有51000吨。这种大规模的捕捞已经超出了可持续发展所能承受的限度。

对于磷虾存量的乐观估计源自于十多前可能已经过时的评估,目前虽然对各个区域的捕捞限额有所规定,但是在个别区域的高密度捕捞作业依然会危害南极海的食物链。

 

帝企鹅与破冰船

 

 

气候变暖破坏磷虾“育婴房”

 

南极是全球气候变化的敏感区域,在过去的几十年里,其冬季平均气温已增长了56度。

 

南极海洋联盟(AOA) 发布的《南大洋的传承:环极海区和罗斯海保护愿景》中指出,由于臭氧层空洞导致的离岸风增加,南极半岛西边的冬季海冰面积和结冰时间都急剧缩减。而冬季海 冰恰恰是磷虾的“育婴房”,海冰的减少,会导致第二年夏季磷虾数量的减少,这必然会对以磷虾为食的企鹅产生影响。另外,阿德利企鹅和帝企鹅都依赖南极的海 冰繁衍后代和觅食。伍兹霍尔海洋研究所近期一项研究结果显示,到本世纪末,南极特雷阿德利区域的一个大型的帝企鹅栖息地里95%的帝企鹅将可能消失。

 

一只企鹅站在碎裂的冰面上

 

最后的机遇:建立海洋保护区网络

 

南极海洋联盟指出,为防止企鹅数量进一步下滑的最有效措施就是在南极海域建立大型的完整的海洋保护区域。尽管保护区不能完全消解气候变化的恶劣影响,但可以 提高南极生态系统的自我修复能力,使物种在此喘息和复原。科学的渔业管理和高度的海洋保护意识对维护南极生物网至关重要。

2013年底,由于俄罗斯等国的反对,海洋保护区提案在南极海洋生物资源养护委员会(CCAMLR)再度搁置。建立人类历史上最大规模海洋保护区网络的机遇与我们擦肩而过。南极海洋联盟、创绿中心研究员陈冀俍表示:“今年十月,CCAMLR将重新开启谈判大门,这是南极保护国际合作的历史机遇,所有的国家都可以来参与保护区的建设、监测和管理。我们呼吁CCAMLR的各成员国兑现其在海洋养护和管理领域的承诺和领导力。”

 

全球已有300,000人加入南极守望,你的关注和声音同样重要。

点击http://antarcticocean.org/zh-hans/签署呼吁书,保护南极,只需简单一个动作!

 

 

南极海洋联盟AOA是由全球三十多个主要环境保护组织慈善家和知名人士组成的国际联盟,致力于在南大洋范围内的特定区域建立全世界最大的海洋保护区网络(MPAs)和禁捕保护区(no-take marine reserve)。我们希望在这个保护区的庇护下,南极海洋生物栖息地和野生动物将免受人类活动侵扰。 

 

创绿中心是创新型环境保护组织,致力于提供创新的工具和渠道让公众参与到环境保护的领域中。作为南极海洋联盟(AOA)在中国的主要合作伙伴,我们致力于推动中国政府以可持续、负责任的方式参与南极海洋开发与管理。

话题:



0

推荐

创绿研究院

创绿研究院

103篇文章 1次访问 1年前更新

创绿研究院是一个扎根本土、放眼全球的环保公益组织。 我们致力于全球视野下的分析和研究,促进利益相关者的跨界对话与参与,推动气候与环境友好的公共政策的制定和执行,助力中国向着可持续的、公平的、富有气候韧性的方向转型,降低全球生态足迹。 我们具有不同专业与经验、热爱思考、胸怀理想与热情。在全球与中国绿色转型的大时代和公益行业腾飞的大背景下,“一个没有污染的未来”的梦想把我们聚集在此。五年来,我们从气候韧性、环境可持续的角度,分析并撰写完成多份研究报告,组织数场跨界对话。作为发挥兼具智库和倡导作用的中国本土环境保护组织,我们用思想与对话,推进前沿的环境政策跨界讨论,以创新、包容的传播方式支持更多人的关注与参与。 我们相信环保真正的力量握在公民手中,但必须接合民间、政府与企业三方共同的智慧与资源,才能推动中国走出自己的环保之路。我们以开放多元的思维分析环境问题,运用新媒体和新科技制定相应的解决方案,开创高效、透明的参与平台,与绿色公民互动成长,共同应对中国及全球的生态危机。 让我们一起为中国乃至全球的绿色未来圈粉加油! 联系方式:policy@ghub.org

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