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创绿研究院 > 南极条约已经60岁 谁说它2048年要死的?

南极条约已经60岁 谁说它2048年要死的?

(本文于2019年12月1日发布于“半个地球”微信公号,所以“今天”是12月1日)
 
今天是《南极条约》签署的60周年纪念日,如果这是一纸婚约,那今天就是钻石婚纪念日了。
 
《南极条约》是一个非常特殊的条约,在条约诞生前夕,这片大陆上存在着7个国家的领土主张,这是殖民时代的遗产。同时在那个时候东西方的冷战也达到了一个高峰。(苏联刚刚发射了它的第1颗人造卫星,太空竞赛开始了)在1957年7月到1958年12月的国际地球物理年,各国联合开展了一系列针对南极的科学考察活动,体现了南极科学和国际合作的重要性。从科学的角度推动了当时针对南极的国际政治进程。在各国的外交努力下,1959年,12个国家,阿根廷,澳大利亚,比利时,智利,法国,日本,新西兰,挪威,南非,英国,美国和苏联,搁置争议达成共识签署了《南极条约》。
 
《南极条约》是这样来解决领土主张问题和东西矛盾的:首先是冻结领土主张,也就是不承认,也不否认各国原有的领土主张,美苏保留主张领土的权利,新的活动不成为对领土主张的支持,第二是非军事化和无核化,也就是在南极的活动只能出于和平的目的,第三是促进科学考察的国际合作。这个条约既有“为全人类利益”“为和平的目的”这样的口号,也体现了将这些有(zheng)感(zhi)召(zheng)力(que)的口号转化为照顾到所有参与国利益的制度想象力。《南极条约》构成了现在南极治理的基石(后来又产生了一系列相关的公约和法律文书,一起形成了《南极条约》体系),也使得南极的治理较少受到复杂变幻的全球政治风云的影响。
 
今年在布拉格举行的南极条约协商会议上,通过了一份关于纪念此60周年的布拉格宣言。我们在这里提供一个非正式的翻译版本作为条约签署的纪念。
 
不过在放上这个宣言之前,有件事不吐不快。
 
中外媒体上偶尔会出现2048年南极条约到期之后可以开发矿产的说法。一些政府官员也会信以为真(例如某美国海军官员被外媒转述时就提到过)。作为国内第一家(好像也是唯一一家)参加过南极条约协商会议的环保组织,我们在这里大声澄清:南极条约没有因为1998年《环保议定书》生效就被替代了(否则每年还开啥子条约协商会议?)南极条约也不会在2041年或者2048年过期!!!
 
百度百科上称“《南极条约》原定有效期30年,鉴于国际趋势和南极形势的发展,1991年在德国布来梅市召开的第17次南极条约国协商会议上作出决定,将《南极条约》有效期无限期延长” ,实际上《南极条约》根本没有“原定有效期”,第25条确实说了只需要特定条件的多数就可以修订议定书,但是在议定书中下面紧接着就针对开放采矿的条件专门做了上面的说明,这就是说开放采矿这个修订跟议定书其他内容修订的门槛是不同的。如果新的矿产条约签署后三年内没有生效(比方说有些国家就是不批准),国家也可以选择退出这个议定书,然后在全世界的道义压力下不受任何规制地开发矿产。
 
这么说吧,在2048年如果要在南极开矿,要么是可能出了全球级别的人道主义危机需要这些矿产的救援,或者是需求强劲而且技术发展导致经济上完全可行,再要么就是末日情景,国际社会完全崩塌,无论这三种情景出现哪一个,我们都会有比南极的环境重要的多的事情要操心。所以其实没有必要对2048年这个年份过度热心或者紧张。南极条约的协商国其实也担心外界或者媒体过度解读,所以在2016年智利圣地亚哥举行的南极条约协商会议上通过了一个纪念《环境保护议定书》通过25周年的宣言,里面特别讲到“各协商国强调了他们承诺把保持和继续实施矿产活动禁令放在最高的优先级”,就是为了安抚外界出现的一些对2048年的担忧,让大家别想多了,操点有用的心去。而今年的《布拉格宣言》中也重申了这一宣言。
 
要是还有人搞不清楚状况,也许我们明年可以做一件广告衫,正面写“南极条约不会过期”,反面写“2048年后在南极开矿难于登天”。
 
好了,下面就是今年《布拉格宣言》的创绿译本(中文不是南极条约工作语言,请以英文原版为准,点击阅读原文可以查看宣言的英文版正文):
 
关于《南极条约》六十周年的布拉格宣言
 
在《南极条约》于1959年12月1日签署的六十周年之际,《南极条约》的协商国:
 
重申《南极条约》签订50周年的2009年ATCM XXXII华盛顿部长宣言,
 
进一步重申2011年ATCM XXXIV布宜诺斯艾利斯关于《南极条约》生效50周年之际的南极合作宣言,
 
认识到应用《南极条约》在维护和促进南极和平与国际合作方面取得的成就,
 
重视开展国际合作以确保在南极的所有活动均按照《南极条约》系统的要求进行的重要性,
 
认识到由十二个原始签署国发起的《南极条约》之下的国际合作已经使整个大陆不受世界政治波动的影响,
 
重申《南极条约》体系对所有关心南极洲的国家开放,
 
认识到继续专为和平目的使用南极洲符合全人类的利益,
 
铭记在南极进行科学考察的自由与和平的国际合作是《南极条约》的基石,
 
重申协商国对于全面保护南极环境以及相关和相关生态系统,并指定南极洲为致力于和平与科学的自然保护区的承诺,
 
重申《南极条约环境保护议定书》签署25周年的2016年ATCM XXXIX圣地亚哥宣言,
 
认识到过去六十年来在南极洲、来自于南极洲以及关于南极洲的科学研究取得的具体成果扩大了人类对自然过程的认识的范围,这些自然过程不仅发生在南极洲,而且也发生在全球各地,其中包括我们对全球环境变化和气候变化影响的认识以及人类活动对这一变化的贡献,
 
铭记有必要确保南极的所有人类活动以有效促进对南极环境的持续保护并最小化或减轻对其影响的方式开展,
 
特此:
 
1. 重申对《南极条约》,其《环境保护议定书》和《南极条约系统其他文书》的宗旨和宗旨的坚定承诺;
 
2. 重申《条约》,特别是第四条所作的贡献对于确保南极洲国际和谐的持续下去的重要性;
 
3. 确认《南极条约》体系确保了南极洲的有效和持久国际治理,规定南极洲仅用于和平目的,没有军事性质的措施,为此目的保证科学研究和合作的自由,并将南极洲指定为致力于和平与科学的自然保护区;
 
4. 表达批准《南极条约》协商会议根据《南极条约》通过的所有措施的意向;
 
5. 强调各缔约方之间信息交流的重要性以及需要进一步完善和加强这些信息的交流;
 
6. 强调《南极条约》体系有能力发展和适应应对当前和未来的挑战,包括在全球范围内的挑战,并强调在应对这些挑战时应借鉴现有最佳科学和技术咨询意见的重要性;
 
7. 保证进一步加强努力,以保全和保护南极陆地和海洋环境,并继续识别并有效应对新出现的南极环境挑战;
 
8. 赞赏环境保护委员会作为ATCM的环境管理方面决策最佳建议的基本来源的重大贡献,
 
9. 重申根据《南极条约环境保护议定书》的承诺,除科学研究以外,禁止与矿物资源有关的任何活动;
 
10. 强调在南极洲,来自于南极洲及关于南极洲的所有科学研究对增进对我们的世界、人类在其中的地位及其影响、气候变化和其他环境变化的影响的了解的重要性和作出的贡献;
 
11. 重申承诺限制对南极环境以及附属和相关生态系统的不利影响;
 
12. 加强南极研究科学委员会(SCAR)在提供科学建议方面;以及国家南极局局长理事会(COMNAP)就与南极行动有关的问题向南极条约协商会议提供咨询和支持的价值;
 
13. 重申南极海洋生物资源养护委员会(CCAMLR)在《南极条约》体系内的重要性,并承诺继续与CCAMLR密切合作,包括在与南极海洋生物资源养护有关的事项上;
 
14. 重申其积极寻求办法应对当前和未来旅游业和非政府活动引起的挑战和影响的意向;
 
15. 重申在促进合作的科学,技术和教育项目以及外联活动的承诺;
 
16. 保证支持和加强国家南极项目之间的科学与后勤合作;
 
17. 鼓励尚未加入《南极条约》但是愿意投入支持《条约》的目标和宗旨的国家加入该条约;和
 
18. 鼓励已加入《南极条约》但尚未加入《环境保护议定书》的国家,包括其附件或者《南极条约》体系其他文书的国家加入这些条约。
 
2019年7月8日在捷克共和国布拉格通过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