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阅读:0
听报道

华沙当地时间1117号(周日)凌晨12点多,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两个附属机构工作组(执行附属机构(SBI)和科学技术咨询附属机构(SBSTA)在长时间的拖堂后,分别召开了闭幕会议。但一些争执不下的问题并未能形成决议草案,直接导致了原定在本周谈完的执行附属机构只能暂时休会,到下周二继续磋商科学技术咨询附属机构则在形式上勉强闭会。

第二周的谈判即将开锣,但情况不明朗,由于关键的政治性问题均未取得实质性进展,第二周高级别磋商和特别圆桌会议期间,部长们将需要更大的魄力。

主要技术问题勉强收场

在今年6月波恩预备会议上,由于俄罗斯为首的几个国家的阻挠,导致激烈的日程之争,两个附属机构的谈判都未能开启,损失了两个星期的宝贵谈判时间。因此,本来三周的附属机构谈判压缩到两周,时间紧迫,难度很大。

有些技术问题达成了文案,如碳汇相关的统计和计算方法学、发展中国家国内减排行动的MRV指导原则、内罗毕适应方案继续落实、技术董事会和气候技术中心和网络的工作等。

但有些议题尚未形成实质结果,如航空航海议题、京都下的灵活机制(如CDM)的改革、农业议题等,会放到明年的会议,或者下周的谈判中。其中与碳市场相关的几个议题--多种路径框架(framework of various approach)、市场机制和非市场机制形成了带有括号的谈判案文,意味着有可能在下周形成最终的决议。对于关注碳市场发展的人,这几个议题显然非常重要,但由于整个气候谈判所在的时间点,以及减排目标不够给力,UNFCCC框架下全球层面碳交易的讨论动力不足,步履踉跄。

多个问题无法达成一致,巴西/G77提案成为焦点

在昨天凌晨的讨论中,代表们激烈交锋、你来我往发表针锋相对的意见,集中在几个下列几个议题上,包括京都第二承诺期履约所面临的专家审议的时间截点,谈判工作预算中如何确保发展中国家的参与等。最为重要的还是巴西/G77集团对历史责任进行量化研究的提案及其对后2015德班谈判的影响。

巴西提案之所以能够在第一周谈判中逐渐成为焦点,一是因为其具体性和可操作性,与谈判目前从“头脑风暴”到具体切入未来可能的机制安排,并为2015年气候条约打基础的阶段需求相吻合。二是其作为为数不多的发展中国家对德班平台的具体提案之一,很快在G77内部获得认可,并成为了G77名义的提案,纳入科学技术咨询附属机构(SBSTA)谈判议题,从而从纸面的提案进入谈判的实际交锋。

科学技术咨询附属机构(SBSTA)对提案并未能够达成共识。发达国家认为,德班进程中应该考虑一揽子指标,作为指导国家提出自己减排目标的基准考量。巴西方案是关于利用IPCC针对历史责任开发技术方法的方案,这一路径太过狭窄,应该考虑更多的指标。下一周,这个方案是进入《德班平台》进行讨论,还是放到部长级别磋商,抑或在大会谈判轨道下进行,以及其究竟能够形成何种结果,是否可以被纳入最后的大会决议案文,也还有很大的不确定性,值得各方持续关注。

日本澳大利亚等国“后退”引起普遍不满

气候问题的紧迫性越来越强,2020年的减排缺口越来越大,但是有些发达国家不仅没能提升其减排雄心,反倒大步“后退”,引起会场内外从谈判代表到 NGO观察员的普遍不满和强烈谴责。

日本在本周五宣布,从原来承诺2020年在2005年水平上减排25%,退后到2020年在2005年水平上增加3.8%的排放, 相当于在1990年水平上增加3%。这一决定不仅为其“赢来”NGO对谈判中表现最差的国家评出的“化石奖”,备受媒体关注,且中国、欧盟等国家对其决定表达了公开的不满。

澳大利亚新一任政府,在国内努力推进通过立法流程将其前任政府的气候努力摧毁,包括碳税和碳交易机制、主管气候和能源的机构设置和进行气候投融资的专门机构。这倒退的做法,在澳大利亚内部哗然一片,并在谈判会场得到了化石奖和各方非议。中国代表团苏伟司长在周六提出,将对两国不负责任做法的反对和不满,写入大会决议中。虽然技术上是否可操作仍有疑问,但却明确传达了这些做法不得人心。

第二周几个亟待推进的核心问题

损失和损害机制、资金问题(尤其是未来几年的资金支持如何得到确定和提升)、2020年前的减排雄心和2015新条约的进程等都是下一周部长级谈判要面临的核心问题。除了《德班平台》的谈判轨道和常规的高级别磋商外,东道国波兰还特别组织了多场额外的高级别部长级圆桌会议,分别针对资金、短期减排雄心、碳市场机制等议题进行磋商。

结语

作为多年跟进联合国大会现场的NGO观察员,我们清楚地知道,第二周将充满观点交锋、意见碰撞、利益妥协,各种“谣言”和各种“指责”将漫天飞舞,而最终的关键还是看几个主要的大国和国家集团的部长们,能够站在全球和本国利益(而不仅仅是后者,乃至后者中的一部分如化石能源行业)的高度,拿出政治诚意和政治魄力,减少分歧、扩大共识,否则,无论大会主席怎么努力,无论部长们在高级别磋商会上的发言如何“信誓旦旦”,都将不可避免让人失望的结果。部长们,请给力!

李莉娜 创绿中心气候与金融政研部研究员

杨富强 自然资源保护协会能源、环境和气候变化高级顾问;创绿中心理事

2013年11月17日

 

注:感谢中国民间气候变化行动网络(CCAN)和伯尔基金会的支持

 

 

 

话题:



0

推荐

创绿研究院

创绿研究院

103篇文章 1次访问 1年前更新

创绿研究院是一个扎根本土、放眼全球的环保公益组织。 我们致力于全球视野下的分析和研究,促进利益相关者的跨界对话与参与,推动气候与环境友好的公共政策的制定和执行,助力中国向着可持续的、公平的、富有气候韧性的方向转型,降低全球生态足迹。 我们具有不同专业与经验、热爱思考、胸怀理想与热情。在全球与中国绿色转型的大时代和公益行业腾飞的大背景下,“一个没有污染的未来”的梦想把我们聚集在此。五年来,我们从气候韧性、环境可持续的角度,分析并撰写完成多份研究报告,组织数场跨界对话。作为发挥兼具智库和倡导作用的中国本土环境保护组织,我们用思想与对话,推进前沿的环境政策跨界讨论,以创新、包容的传播方式支持更多人的关注与参与。 我们相信环保真正的力量握在公民手中,但必须接合民间、政府与企业三方共同的智慧与资源,才能推动中国走出自己的环保之路。我们以开放多元的思维分析环境问题,运用新媒体和新科技制定相应的解决方案,开创高效、透明的参与平台,与绿色公民互动成长,共同应对中国及全球的生态危机。 让我们一起为中国乃至全球的绿色未来圈粉加油! 联系方式:policy@ghub.org

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