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创绿中心 > 多尔戈夫号亡命记

多尔戈夫号亡命记

       去年(2017)年底,新华社有一条不起眼的新闻——《我国首次处置外籍船非法转载的南极犬牙鱼获》,引起了关注海洋的环保组织的注意。这条新闻提到,受农业部委托,山东省烟台市渔业部门当天公开组织拍卖外籍运输船非法转载的南极犬牙鱼。这是我国首次成功处置外籍IUU(非法、不报告和不受管制)渔船非法转载渔获案件。此次货物拍卖所得在扣除必要支出后,中国政府将全部捐献给南极海洋生物资源养护委员会(CCAMLR),以支持打击南极IUU渔业活动,养护南极海洋生物资源。
 
        新闻简单提及了这艘外国转运船的情况,该船的船东和货主是红星有限公司,注册地是伯利兹,船舶注册国籍是柬埔寨,货物运输目的地是越南。但是没有提到船名。文章最后提到了“该船已经离开烟台港”,实际上这条船是2016年停靠了烟台港,卸货后离开,2017年它又来了一次中国。
                                    安德烈·多尔戈夫 号 (来源:CCAMLR网站)
       2016年在烟台停靠时候,这条船名叫安德烈·多尔戈夫(Andrey Dolgov),是1985年在日本建造的渔船,总吨位是498吨。这条船是南极海洋生物资源养护委员会(CCAMLR)这两年的议程中非法渔船中的“传奇”之一。除了“多尔戈夫”,这条船还用过“阿依达(AYDA)”、“海微风(SEA BREEZ )”等名字。这两年历经多次扣押和逃跑,终于在今年春天落网,所以在今年的CCAMLR年会上,它的故事算是告一段落。回顾多尔戈夫号的整个“传奇”,可以帮助我们感受在广袤的大海上打击非法活动的困难,以及跨国、跨部门合作的重要性。
 
        回到2016年的3月24日,纳米比亚收到悬挂柬埔寨国旗的多尔戈夫号要求进入其专属经济区的请求。在纳米比亚的报告中,该船装载着从悬挂韩国国旗的Bochang 3号渔船上转运来的110吨南极犬牙鱼。CCAMLR秘书处随即要求韩国确认Bochang 3号是处于该国渔船管理系统(VMS)监控之下,有合法捕捞的许可,并且没有参与过IUU捕鱼。
 
       2016年4月1日多尔戈夫号离开纳米比亚的沃尔维斯湾。当天韩国海洋和渔业部回应称,Bochang 3号不是韩国渔船。五天后,纳米比亚声称多尔戈夫号的入港申请已被拒绝。4月7日,秘书处监测到多尔戈夫号正从南非东南以8.3节的速度驶向印度洋。
 
      4月18日纳米比亚通知CCAMLR秘书处,多尔戈夫号在出发前宣称其最终目的地是韩国釜山。十天后该船通过了马六甲海峡。之后,从5月1日开始,这条船就关闭了卫星定位系统(AIS),不再报告自己的方位。基于卫星的AIS是一种为了海上航行的安全而使用的通过无线通讯来定位船舶的系统。船舶通过无线电持续发送可由卫星和陆基接收器接收的编码消息,该消息中包括包括有关船舶身份的信息,例如船名,船型,尺寸和呼号以及九位数的海事移动服务标识(MMSI)。这些信息一旦被接收器接收,船舶的位置就可以被识别出来。
 
      CCAMLR秘书处向新加坡通报了该船在新加坡进港的可能性。 多尔戈夫号一直没有开启AIS系统报告自己的位置。作为东南亚“推动负责任渔业实践的区域行动计划”(RPOA)-IUU东南亚的合作伙伴,澳大利亚受到CCAMLR秘书处的委托,就多尔戈夫号入港申请的可能与东南亚国家进行沟通。
 
 CCAMLR 秘书处 
 
      5月5日CCAMLR秘书处与韩国海洋和渔业部就多尔戈夫号的情况进行了沟通。如果该船如其向纳米比亚当局声称的那样是驶向釜山,依据历史卫星定位数据,估计该船将在5月11日左右到达釜山。
 
      5月6日CCAMLR秘书处的研究显示,多尔戈夫号可能属于一家韩国公司。这条船海上移动识别码(MMSI)与该公司一条名为HSIANG CHI CHUN船完全相同,该船悬挂的是柬埔寨国旗。当天新加坡表示没有收到入港申请。5月9日多尔戈夫号被发现在中国大连,10到达了中国大窑湾。11日韩国海洋和渔业部通知CCAMLR秘书处,他们打算拒绝该船进入任何韩国港口,包括釜山港。韩国也向柬埔寨当局通报了这一意图。
 
      当天CCAMLR秘书处致函中国,提醒他们多尔戈夫号要求进入中国港口的可能性。信函中包括了有关韩国拒绝其入港的背景信息。中国回复说,如果船舶进入中国港口,将按照CCAMLR养护措施CM 10-03对船舶进行检查。
 
       5月17日,中国报告该船于17日晚上7点47份离开大窑湾。19日AIS信息现实该船在040°13.609“N,121°40.727”E以10.3节的速度行驶。
 
       21日该船到达中国烟台港,中国对其进行了港口检查,25日该船在烟台港卸货,并:
(i)计划将这些渔获转运至越南的海防
(ii)船舶及货物的拥有人是在伯利兹注册的红星有限公司
(iii)业主提交的申报文件中没有合法的犬牙鱼捕捞文件(DCD)或任何其他原产地证书
(iv)船方声称渔获是太平洋鳕鱼,否认是为南极犬牙鱼
(v)烟台港的地方当局于2016年5月25日上午进行检查
(vi)地方当局的专家对冷冻鱼进行了采样研究,确认它们就是南极犬牙鱼
(vii)所有货物均在烟台港暂时扣押。
        同时报告,该船已经离开烟台港。
 
      5月27日,中国将卸下的渔获的照片转发给秘书处。秘书处咨询了CCAMLR科学委员会的专家证实确实是南极犬牙鱼,不过秘书处还是建议中国做DNA测试来确认。5月29日是该船最后一次卫星位置报告,位于中国威海北部,航向为90°,航速为11.3节。
6月22日中国向CCAMLR提交了多尔戈夫号的港口检查报告。7月1日CCAMLR把多尔戈夫号列入2016/17年度非缔约国IUU(NCP-IUU)船只清单(草案)
 
       7月12日至16日,在意大利罗马,中国、韩国、柬埔寨、俄罗斯和国际刑警组织的代表在粮农组织第32届渔业委员会期间,讨论了这条船的问题。8月2日韩国非正式地通知秘书处,该船已经被出售给一家俄罗斯公司,以便将其从渔船改装为冷藏运输船。韩国还调查了红星有限公司的地址,发现它是一个空的公寓。业主没有提供租户的任何细节。8月18日乌克兰通知秘书处,悬挂乌克兰国旗的渔船Simeiz号上的科学观察员在智利蓬塔阿雷纳斯看到了多尔戈夫号。
 
蓬塔阿雷纳斯,智利的南极口岸
 
      在新西兰当局的要求下,国际刑警组织将其纳入IUU(非法,不报告和不管制捕鱼)紫色通缉令。紫色通缉令是给全球警察的通报,旨在“寻求或提供有关罪犯使用的作案手法,物品,装置和隐藏方法的信息”。它们是“全球渔业执法倡议”的重要工具,因为它们允许世界各地的警察分享有关已知或涉嫌从事非法捕鱼活动的船只的信息。
 
      2016年10月,毛里求斯拒绝了多尔戈夫号的入港请求,并且告知Fish-i Africa该船已经改名为“海微风1号”(Sea Breez 1)。Fish-i Africa是由包括科摩罗,肯尼亚,马达加斯加,毛里求斯,莫桑比克,塞舌尔和索马里在内的八个东非国家组成,旨在促进信息共享和区域合作以打击IUU捕鱼。
 
        2017年1月该船通过一家在希腊的公司把自己的船旗改为多哥。
 
        2017年4月6日,澳大利亚报告在粮农组织第57区(澳大利亚以东)科科斯基林群岛以北590海里处看到了IUU渔船列表中的多尔戈夫号,也就是海微风1号。
 
       2017年6月多哥取消了这条船的国籍注册。
 
       2017年10月,海微风1号再次改名为“阿依达”停靠在大连港,但是没有卸货。22日中国海关登船检查,发现有220吨冷冻鱼,当时无法识别。船长声称渔获物是油鱼(Ruvettus Pretiosus)。后来对鱼进行了DNA测试,鉴定为南极犬牙鱼(Dissostichus Mawsoni)。当天21:00,船只离开了锚地,关闭AIS,跑了!连护照也不要了。
 
       
       该船改名为“STS-50”于2018年2月进入马达加斯加的港口,渔业检查员认出这就是非法渔船多尔戈夫号,并且发现谎报IMO号和伪造的证件。马达加斯加告知Fish-i Africa、其他港口国和CCAMLR 该船的情况。Fish-i Africa通过AIS追踪已经逃往莫桑比克。2月28日,该船被发现位于莫桑比克马普托港外的锚地,海关、海事警察、海军和港务局的小组该船进行了检查,发现该船提交的证件是伪造的,自称注册于多哥共和国也是撒谎。检查员还在船上发现了600张刺网,全部铺开可达三十平方公里,这是CCAMLR禁止使用的渔具。因此船在莫桑比克被扣下来。2018年3月18日,该船未经莫桑比克当局批准逃离马普托港口,又留下一堆护照和船只相关的文件。 莫桑比克要求所有Fish-i Africa成员国提供援助,以协助逮捕该逃犯。Fish-i Africa再次通过AIS追踪到“STS-50”溜过了莫桑比克海峡。
在海洋勇士号上的海洋守护者人员和坦桑尼亚执法人员 (海洋守护者摄)
       当时非政府的海洋守护者(Sea Shepherd)的海洋勇士号(Ocean Warrior)正好在坦桑尼亚开展针对IUU捕鱼的Jodari行动,这个行动是在深海捕鱼管理局,坦桑尼亚海军和多机构行动组(MATT)的执法人员的陪同下实施巡逻。在MATT的授权下,海洋勇士号前往拦截现在名为STS-50的多尔戈夫号,并对其实施了进入公海的紧追。
 
       多尔戈夫号在塞舌尔水域被海洋勇士号追逐了多日,但是海洋勇士号上的坦桑尼亚海军无权登临和检查这条逃亡中的渔船。然而,在追逐期间收集的照片和其他证据(包括其航线和速度)在国际刑警组织协调下被转交给印度尼西亚当局,在这些额外的情报帮助下,印尼在4月6日上午成功拦截和逮捕了该船。被捕的时候,船上有30名船员,10个俄罗斯人,20个印尼人,而船上的登记文件上只有6个俄国人,14个印尼人。
被捕后的多尔戈夫号,可以看到船尾名字反复修改的痕迹
       8月,印度尼西亚Sabang地区法院裁定,STS-50,也就是多尔戈夫号 - 从事了非法捕鱼活动,其船长俄罗斯国民马特维耶夫亚历山大被判有罪,被勒令支付2亿印尼盾(大约12,000欧元)的罚金,船只也被没收。在这个过程中,国际刑警组织与相关的国家中央局(NCBs)联络,以确定该船的罪行,包括使用的欺诈性登记文件、以非法偷猎利润丰厚的犬牙鱼并使用多个不同的船名和旗帜,来为其处置建立法律依据。随后国际刑警组织组织还召开了一次调查案件会议,这是另一个国际刑警组织工具,它汇集了有关国家的当局,讨论证据,起诉和继续调查。
      非政府组织全球渔业观察(GFW)也参与了多尔戈夫号的追捕过程。通过GFW对AIS信号的分析,GFW可以能够监视船只的移动直至其被捕。GFW用于跟踪船只的AIS数据显示该船于2017年12月开始在东南亚和来回行驶横跨印度洋,并在马达加斯加和莫桑比克停留,直到2018年四月在印尼水域被捕。
 
      从追踪数据中无从得知该船在被捕之前是否在印度尼西亚海域中活动。该船不在印度尼西亚的船舶监测系统(VMS)中,它一直在开关自己的AIS系统,企图误导当局。
 
        即使有GFW的数据处理工具的帮助,由于在AIS数据的不足以及接收信号不好,在印尼繁忙的航道中利用AIS跟踪渔船是很困难的。在这样的情况下,你能做的最好的事情就是进行位置位置预测并让另一艘船继续跟踪或登船。例如向海洋守护者和印度尼西亚海军报案。
 
        在雅加达的新闻发布会上,印尼的海洋和渔业部长Susi Pudjiastuti强调说:“印度尼西亚政府有可能将 STS-50用于公共用途或将其拆除 - 就像维京号一样。”
印尼渔业与海洋部长Susi Pudjiastuti
       “STS-50的跨印度洋的追逐和逮捕展示了政府、执法部门和民间社会共同努力打击IUU捕鱼的可能性,”海洋守护者的Peter Hammarstedt说道。完全支持印度尼西亚处理鱼类偷猎者的方式,并且非常高兴STS-50现在在印度尼西亚的监管下。 通过我们与坦桑尼亚政府的合作,海洋守护者也感到自豪,坦桑尼亚政府允许坦桑尼亚相关部门在海洋勇士号上搜集情报,帮助了对这条偷猎船的抓捕。“
Peter Hammarstedt (海洋守护者)
       全球渔业观察的创始人Tony Long认为,多尔戈夫号(STS-50)的追捕体现出政府、执法部门和民间社会联合起来打击非法捕鱼可以产生积极的效果。这种合作对于阻止非法渔船在边界和司法管辖区之间钻空子至关重要。诸多政府机关、执法机构、非政府组织和分析机构投入了大量的时间和资源。这种努力当然值得称道,就像2015年对雷鸣号等“IUU六船帮”的追捕一样,这样的行动成本高昂,这些成功并不容易复制,在全球打击非法捕鱼依然挑战巨大。
 
      Long认为解决方案的主要部分在于捕捞作业的透明度。已经列入黑名单的渔船怎么还能继续藏匿和捕鱼这么长时间?它们是如何能够在全球范围继续捕捞和让自己的渔获上岸的?
 
      透明度会催生自我纠正行为。它允许港口快速了解船舶的活动,并通过加速渔获上岸和降低港口延误来鼓励渔船的合规行为。这意味着合规的船只可以继续负责任地捕鱼。那些到达港口但活动历史不完整且行动不明确的渔船可以在港口排队等候进一步检查。这对于不合规的渔船来说是昂贵的,但对港口来说是有效的管理措施。
 
       同时透明度也可以应用于促进转运活动的合规。渔船和冷藏货船在海上相遇以转运渔获,这种做法可以让非法渔船长期留在海上并继续盗捕。转运被视为为渔业治理的致命弱点,因为它实际上创造了没有控制的港口。当授权船舶清单与船舶跟踪 - AIS,VMS或其他系统的数据一起公开,管理者就可以清晰掌握船只的互动东,这意味着良好的行为会得到奖励,监控更便宜,更有效,而不守规矩的船只更容易识别和惩罚。
 
       通过提高透明度,管理者可以切断维持非法渔船的生命线,把它们放在聚光灯下可以在伤害产生之前就阻止犯罪行为。
 
参考页面:
 
https://www.interpol.int/Crime-areas/Environmental-crime/Projects/Project-Scale
https://www.seashepherdglobal.org/latest-news/hot-pursuit/
https://www.marinetraffic.com/en/ais/details/ships/shipid:5306807/mmsi:111111111/imo:0/vessel:STS50
https://www.maritime-executive.com/article/escaped-fishing-vessel-recaptured-in-indonesia
https://www.reuters.com/article/us-taiwan-us/u-s-warships-pass-through-taiwan-strait-amid-china-tensions-idUSKCN1MW1Z0
https://www.seafoodsource.com/features/countries-ngos-form-tighter-bonds-to-shut-down-iuu-vessels
https://fish-i-africa.org/fish-i-africa-closes-ranks-leading-to-arrest-of-iuu-listed-sts-50-in-indonesia/
https://www.undercurrentnews.com/2018/01/17/chinese-authorities-seize-auction-toothfish-from-foreign-vessel-involved-in-iuu/
http://globalfishingwatch.org/impacts/investigation-into-seized-toothfish-vessel-highlights-need-for-transparency/
https://fish-i-africa.org/wp-content/uploads/2018/07/FIA-Investigation-16-STS-50_FINAL.pdf
http://www.thejakartapost.com/news/2018/04/08/indonesian-navy-captures-interpols-most-wanted-fishing-vessel.html?utm_term=Autofeed&utm_campaign=Echobox&utm_medium=Social&utm_source=Facebook#link_time=1523169484%20%E2%80%A6
 
推荐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