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创绿中心 > 个人分类 > 海洋保护
2018年10月26日 17:35

寻找中国参与公海生物多样性治理的内生动力

寻找中国参与公海生物多样性治理的内生动力
作为唯一的中国民间的代表坐在联合国公海生物多样性谈判(BBNJ)的会场内,常常会被问道关于中国的立场是什么的问题。我的第一反应常常是“hmm...”
 
有人把谈判中的BBNJ协定的重要性跟《巴黎气候协定》相提并论。NGO的伙伴们有时候也会不自觉地把中国在全球气候进程中的参与作为一个参照系,来评估目前中国目前在海洋公域治理中参与的“阶段”。
 
有时候会觉得现在国际海洋会场中的中国有点像2006-07年气候谈判中的中国,大概有这么几点:首先承认问题存在,需要国际合作;其次是自己不再是弱国,失去了一味索取的“资质”,但是又看......
阅读全文>>
2018年10月24日 19:44

多尔戈夫号亡命记

多尔戈夫号亡命记
       去年(2017)年底,新华社有一条不起眼的新闻——《我国首次处置外籍船非法转载的南极犬牙鱼获》,引起了关注海洋的环保组织的注意。这条新闻提到,受农业部委托,山东省烟台市渔业部门当天公开组织拍卖外籍运输船非法转载的南极犬牙鱼。这是我国首次成功处置外籍IUU(非法、不报告和不受管制)渔船非法转载渔获案件。此次货物拍卖所得在扣除必要支出后,中国政府将全部捐献给南极海洋生物资源养护委员会(CCAMLR),以支持打击南极IUU渔业活动,养护南极海洋生物资源。
 
        新闻简单提及了这艘外国转运船的情况,该船的船东和货主是红星有限公......
阅读全文>>
2018年10月17日 09:34

关于公海保护区的脑力体操

关于公海保护区的脑力体操

包括海洋保护区在内的海洋划区管理工具(下简称海洋保护区)是未来联合国公海生物多样性(BBNJ)条约的重要组成部分,如何在公海上现有的行业性和区域性机构的基础上进行补充,建立起全球性的海洋保护区设立程序和制度是条约谈判的重要组成部分。

BBNJ的法律文书被寄予期望来终结公海中各种区域和行业组织“碎片化”的管理,为公海的生物多样性的利用和养护提供综合全面的制度安排。但是在谈判中,“不能损害现有机制的作用”也是一条关键的原则,也就是说,这个新的法律文书是来做补充、做衔接、系欸套的,而不是来做领导的。

说到海洋保护区,现......

阅读全文>>
2018年04月17日 11:43

译文 | 海洋保护区:Bigger than bigger

译文 | 海洋保护区:Bigger than bigger

阅读全文>>
2018年04月12日 15:06

译文 | 悬挂骷髅旗的海岸警卫队逮捕犬牙鱼偷猎船

译文 | 悬挂骷髅旗的海岸警卫队逮捕犬牙鱼偷猎船
译者按:海洋守护者是在海上采取直接行动反对(他们认为的)非法捕捞的环保组织,有时候因为行动过激会被批评是”生态恐怖分子“。实际上,除了直接的阻挠和妨碍捕捞作业,海洋守护者的也有一些行动是诉诸法律程序前的取证工作。大海的广袤超出了很多国家的管辖能力,有些国家就开始与海洋守护者合作,以海洋守护者的船只作为执法的平台,与海上的犯罪开展斗争。海龙号被捕的故事可以从环保、犯罪、海洋政策的好多视角来品味,又因为这些发生在海上增添了许多色彩。在不远的将来,打击海上犯罪的全球合作也可以成为一个游戏和影视大IP也未可知哦。
 
 
海洋守护者的协助利比里亚海岸......
阅读全文>>
2017年10月20日 21:40

什么是“我们的海洋”大会

什么是“我们的海洋”大会

说实话,我一直不知道“我们的海洋”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会议。有政界高官的参加,也有学术界、企业界、民间组织的参与。但它不像国际条约的缔约方会议,会为一句话的措辞争执不休;不像学术性的研讨会,各方针对几个议题分享各自的研究和观点;也不像泰尔博格论坛那样的神仙会,大家天马行空头脑风暴。

阅读全文>>
2017年10月10日 19:37

译文 |《科学》:在加拉帕格斯公海的非法捕鱼

译文 |《科学》:在加拉帕格斯公海的非法捕鱼

译者的话:《科学》听上去是一个自然科学方面的杂志,但是它有一些栏目例如“政策论坛”和“来信”会发表一些观点鲜明的评论文章,例如去年南极海洋生物资源养护委员会(CCAMLR)开幕前,“政策论坛”就发表了学者对于CCAMLR的一篇批评的文章。这里翻译的是上个月底刚刚发表的一篇“来信”。讨论的是在我国也引起热议的“加拉帕格斯鲨鱼案”。译者上周在“我们的海洋”大会上遇到了厄瓜多尔的渔业和水产养殖部长,她也提到了300艘中国渔船这个数字,表示确实非常担忧。译者认为本文最后一段把“国际社会”和“捕鱼国家”区别开来的表述存在......

阅读全文>>
2017年07月27日 12:49

公海治理的“巴厘路线图”

公海治理的“巴厘路线图”

上两周,悄无声息地,在纽约联合国总部开完了一个会期两年的一个会议,会议的全称是:对于在海洋法公约下针对国家管辖以外海域(也就是通常所称的“公海”)的生物多样性的养护和可持续利用的法律文书的谈判的第四次预备会(4th Session of the Preparatory Committee on the International Legally Binding Instrument under the United Nations Convention on the Law of the Sea for the Conservation and Sustainable Use of Marine Biodiversity Beyond Areas of National Jurisdiction,简称 BBNJ-ILBI-PrepCom4)。 

如图所示,因为联合国在联大......

阅读全文>>
2017年07月12日 12:21

译文 | 重油和北极,它俩般配吗?

译文 | 重油和北极,它俩般配吗?

译者按:有人将北极航道和油气资源比作泰坦尼克号上的头等舱自助餐,但是从航道和油气开发的本地风险来看,这套自助餐也不是十分健康,甚至会加速泰坦尼克的沉没。本文发表在上周国际海事组织的海上环境保护委员会之前,呼吁在北极禁止使用和装载重油。据最新的消息,会议通过了文中提到的加拿大等国的提案,将在以后的会议中专门讨论减小相关风险的行动,但是距离采取让人“肉疼”的切实措施显然还有很长一段路程。

创绿中心持续关注极地问题,去年因为参与了中欧气候NGO交换活动开始关注交通与气候变化的工作。

作者:Nie......

阅读全文>>
2017年05月27日 15:50

我们为什么支持负责任的极地旅行?

我们为什么支持负责任的极地旅行?

5月22日,第40届南极条约会议在北京拉开序幕,当天傍晚在北京3ESPACE,中国负责任的极地旅行行动正式启动。这是一个由旅行社自行发起的倡议,创绿研究院和世界自然基金会(瑞士)北京办公室作为战略合作方参与其中。

参与倡议的旅行社承诺:

遵守IAATO和AECO的极地访问者规范,保护极地当地生态;通过中国碳市场中和极地旅行所产生的碳排放;鼓励和支持游客在旅程结束后开展更加积极的行动来应对气候变化。

作为环保组织,创绿研究院为什么要支持这样一个企业发......

阅读全文>>
2017年02月15日 10:07

海洋保护区隐形的边界保护着长距漫游物种

海洋保护区隐形的边界保护着长距漫游物种

作者Emma Bryce  2017年2月3日   

在最近几年,我们通过海洋保护区,也就是野生动物的禁捕区保护了几百万平方公里的海洋。把这些区域分别出来免受商业捕鱼、海底采矿等经济开发的影响,我们希望能保护这些区域内的物种。但是这一切到底有用吗?

对于这个问题的答案存在争议。特别是在谈到像鲨鱼和海龟这样的迁徙物种的时候,它们游出保护区的边界就失去了保护区所提供的保护。现在有一份新的研究丰富了这个讨论的内容。通过卫星追踪技术的显示,对于这些长距漫游的物种,海洋保护区也起到了意料之外的作用。

阅读全文>>
2016年11月07日 14:49

最后的海洋,保护35年够不够?

最后的海洋,保护35年够不够?

这实际上是绿色和平发布的一篇微信文章的题目。但是那篇文章只是介绍了罗斯海保护区的一些情况,并没有认真讨论保护35年到底够不够。我认为这个题目还挺有意思的,值得专门讨论一下。 

这是我《明天更漫长》那篇博客上写到的,保护区的保护期限确实是一个非常实质性的问题。一般而言,大多数国内的自然保护区都是不设具体保护期限的,也就是说默认是永久保护的。这种安排的前提是或者说假设是,既然已经从科学上认定这一区域具有保护价值,这种价值必然是长久持续的。这是科学对政策制定提出的的一种要求或或者说是建议。从另一个角度来讲,保护区的保护效果往往......

阅读全文>>
2016年10月28日 17:01

写在罗斯海保护区诞生前夜——明天更漫长

写在罗斯海保护区诞生前夜——明天更漫长

警告:本文没有客观分析,都是八卦,不喜勿入。

阅读全文>>
2016年10月27日 16:02

【续】帝企鹅人口普查:看便便识企鹅

【续】帝企鹅人口普查:看便便识企鹅

两年前,我们的微信公众号上发过一篇翻译自外媒的文章《帝企鹅人口普查:看便便识企鹅》。这篇文章讲的是通过卫星图片中的企鹅粪便的面积来推算企鹅栖息地种群数量的方法,这种方法极大地提高了与企鹅相关的生态学研究的效率。 英国南极调查局(British Antarctic Survey)的科学家PLoS One 期刊上发表了他们的工作进度。这份调查识别出了南极洲的 44 个主要帝企鹅栖息地,其中包括了一些以前从未发现过的。

本周二中午,我在南极海洋生物资源养护委员会的午餐边会上看到了这个故事的续篇。在这个会上,美国Stony Brook大学的Heather Lynch博士介绍了她所领导的企......

阅读全文>>
2016年10月26日 16:57

韩国打击非法捕鱼改革观察:从仁成7号到洪金707

韩国打击非法捕鱼改革观察:从仁成7号到洪金707

今年的南极海洋生物资源养护委员会(CCAMLR)年会上,南极与南大洋环境NGO代表团向会议递交了一份文件,建议CCAMLR把韩国渔船洪金(Hungjin音译)707号列入“三无(IUU,即非法的不汇报的且不受管制的)渔船”的名单,或者要求韩国政府撤回该船今年在CCAMLR海域的捕捞申请。看到文件题目的时候,我的第一反应是环境NGO和支持严格保护的国家又要与韩国打一场口水仗了。因为我清楚地记得2012年第一次参加CCAMLR会议的时候就是这样:会还没开就把不法渔船拎出来,准备在会上吊打。而当时处于风口浪尖的是另几条韩国渔船。

2011年,韩国渔船仁成7号在CCAMLR......

阅读全文>>
2016年04月13日 10:38

深海绳结—联合国公海生物多样性谈判观察之一

深海绳结—联合国公海生物多样性谈判观察之一

刘宇昆的短篇科幻小说集《爱的算法》中有一篇故事叫《结绳记事》。讲的是缅甸某个与世隔绝的萳族部落延续着一种特殊的用绳结来记载信息的方式,一个美国蛋白质工程的科学家托穆发现后就把部落中负责绳结记事的半盲人索博带到美国,让他用绳结记事的逻辑解开了自己制药研究项目中蛋白质编组的科学难题,而作为回报,美国人只是送了他的部落几批转基因的耐寒耐旱高产的种子。而这种种子是绝育的,部落种了两年后就要从美国的种子公司购买这种种子。半盲人曾经问托穆能不能为他的贡献支付现金,这样他们就有钱每年买种子了,但是美国人托穆说“我从你们这里学来的东西,很古老,不受保护,没有版权或专利。”

阅读全文>>
2016年03月23日 19:56

译文:阿根廷媒体对击沉中国渔船事件的背景讨论

译文:阿根廷媒体对击沉中国渔船事件的背景讨论

译者按:这是南极海洋联盟的阿根廷同事转发的一篇报道。(他在文中也被引用了)我翻译这篇文章,一方面是觉得可以了解下阿根廷方面的视角,另一方面文章也提到了国家管辖海域外生物多样性保护的困境,以及设立海洋保护区的可能性,而这个议题将在下周纽约举行的联合国海洋法公约下的针对国家管辖外海域的生物多样性(BBNJ)保护和可持续利用的法律文件的谈判预备会中被讨论。译者也会作为非政府组织的代表参加此次会议。Stay tuned!

200海里线:我国(阿根廷)在此每年因非法捕鱼损失数百万美元

非法捕鱼的船队是如何攫取我国南方海域的宝藏的
   2016年3月20日  发表在印......

阅读全文>>
2016年03月18日 14:18

如何看中国渔船在阿根廷专属经济区被击沉事件

如何看中国渔船在阿根廷专属经济区被击沉事件

两天媒体报道了中国渔船鲁烟远渔010号渔船在阿根廷丘布特省附近阿根廷南大西洋海域专属经济区遭阿海岸警卫队枪击后沉没,船上人员全部获救,未发生人员伤亡。在据阿根廷媒体早些时候报道,阿海岸警卫队巡逻舰“在阿根廷专属经济区发现了这艘中国渔船,多次警告无效后开始朝渔船船头开枪射击”,追赶过程中渔船下沉,船员弃船逃生后全部获救,无人员伤亡。包括船长在内的4名船员被阿海岸警卫队扣押,他们被控“涉嫌非法捕鱼”和“对抗执法”。

中国渔船与外国海警发生冲突不是什么新鲜事,但是被击沉还......

阅读全文>>
2016年01月19日 10:52

鲸豚表演:夕阳产业遇见朝阳市场

鲸豚表演:夕阳产业遇见朝阳市场

《Blackfish》2013年比较有名的关于虎鲸表演的纪录片。三联生活周刊的记者土摩托在看了之后,第一反应是“(如果真是这样)虎鲸表演这个行业要终结了”(原话不记得了,大概是这个意思)。所以我也早就下了放在硬盘中,但一直没有看,因为总是想看娱乐性强一点的片子。不过在网上一直有看到对于片中的反面角色海洋世界的一边倒的批评声浪,海洋世界不断对各种问题做出解释,以及改进驯养设计的计划,还有海洋世界股价下跌的消息。

今天在微信上被人@了一条消息,关于广州的正佳海洋馆开业后有人曝光设施条件不好,有石斑鱼......

阅读全文>>
2015年11月12日 17:03

S03E05: 译文: 为阿德利(企鹅)的呼吁

S03E05: 译文: 为阿德利(企鹅)的呼吁

编者按:还记得第二季中《好莱坞会怎样讲述南极海洋保护的故事? 》中的小C吗?她就是本文的作者。本文写于11月4日。也就是今年的南极海洋生物资源养护委员会年会结束后的第一周。她去年生了一个女儿,就用阿德利企鹅给她起了名字。

上周,塔斯马尼亚岛霍巴特市一幢灰色不起眼的的石头建筑里,来自24个国家和欧盟的代表们列席会议,身着黑色西装,严肃地围坐在巨大的会议桌旁。他们做出的决定,决定着全人类共有的自然宝藏——南大洋今后的命运。

代表们讨论了大范围的海洋保护区的议......

阅读全文>>